美国印第安纳大学John Walbridge教授来哲学所作学术报告

作者:发布时间:2015-06-03浏览次数:85

2015526,印第安纳大学John Walbridge教授应邀来哲学所作了题为“伊斯兰与现代性”的学术报告。何锡蓉副所长主持报告会,赵琦博士做了概要翻译,全体科研人员和部分研究生参与了讲座和交流。

John Walbridge教授在报告中探讨了安东尼.吉登斯关于现代性的定义、伊斯兰教育中的理性(reason)和理性主义(rationalism)、殖民时期的教育、现代世界难成共识、新世纪伊斯兰的重大问题以及用以解决方案的可能资源等几个方面的问题。

Walbridge教授认为,伊斯兰的“现代”是指公元1798年开始发生变化的当代世界,它与“传统”相对立。其实,在伊斯兰教育与科学中蕴含着悠久的理性传统。从传统古兰经注和伊斯兰教育来看,穆斯林虽然想成为字面主义者,但往往都变成了理性主义者。虽然先知穆罕默德受到的启示,应该成为宗教知识的唯一来源,但伊斯兰宗教科学一直向着如下模式稳步推进,该模式就是启示的内容在学术的理性主义系统之内得到解释,尽管这一点屡遭挑战。

Walbridge教授以英属印度为例分析了殖民时期的教育。在他看来,在英属印度,传统教育第一次遭遇了现代性的意识形态。英式教育存在诸多问题,例如摧毁了土著的支持,打破了代际的连续性,缺乏道德因素以及鼓励妄自尊大等。在殖民时期,东方学家批评了英语主义者的教育理念,认为应当尊重印度本土的文化传统,因为这样更有利于殖民统治。

在伊斯兰的传统教育中,经院主义获得了长期的胜利,在当今却受到了现代主义者和基要主义者的双重批评。造成的结果是撤销了对伊斯兰传统教育的公共支持,大量学生进入现代大学和从事现代职业。传统宗教教育的数量和质量也在下降,几乎被“基要主义者”的教育取而代之。

在传统教育当中,为了保持统一,能够在基本信仰的基础上接受四大教法学派、古兰经的七种读法以及对古兰经的非正统解读等等。而一个时期以来,伊斯兰的现代性却出现了许多问题。

教育课程的单一,力图采用特定的沙利亚法作为国家法律,以及伊斯兰的地方性形式的合法性丧失,造成难以实现“求同存异”的局面;传统教育的衰落,受过教育的普通信徒的崛起,交流的便捷以及萨莱菲/-罕百里主义的兴起,导致对多样性缺乏宽容;学术理性的没落,以功利理性对抗信仰以及连贯性和对多样性的容忍之间发生的冲突,使得理性这一概念矛盾重重。

Walbridge教授最后提出了伊斯兰现代性问题的解决方案的可能资源。他认为,古老的学统仍可提供借鉴,古典学者对文本的处理非常老练、对复杂问题具有清醒意识,但缺点是也易陷入守旧僵化。西方穆斯林也许将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多种少数民族被迫在一起工作,他们与旧式冲突毫无关联,而与美国社会的“公民宗教”却有很深的联系。

John Walbridge教授研究的领域涵盖了伊斯兰哲学与伊朗哲学、伊斯兰科学史、伊斯兰智识史、宗教学、神秘主义。他不仅精通古希腊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还可以阅读并运用法语、德语、乌尔都语、希伯来语、古叙利亚语等多门语言。

 他这次是受北京高等人文研究院邀请作系列讲座并顺访哲学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