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大学Herta Nagl-Docekal教授和Ludwig Nagl教授应..

作者:发布时间:2015-09-14浏览次数:51

201598日,奥地利维也纳大学Herta Nagl-Docekal教授和Ludwig Nagl教授应邀访问哲学所,分别作了题为“现代国家语境里的宗教:与哈贝马斯在维也纳的争论”以及“体验生命和宗教性的希望:实用主义的宗教哲学”的学术报告。何锡蓉副所长主持报告会,钱立卿博士翻译,全体科研人员和部分研究生参与了讲座和交流。

Herta Nagl-Docekal教授是奥地利科学院院士、世界哲学学院院士,编著有《内在的自由:后形而上学道德设想的界限》(2014),《黑格尔的美学作为现代理论》(2013),《信仰和知识:与哈贝马斯的一次对话》(2007),《法律、历史、宗教:康德对当代的意义》(2004),《女性主义哲学》(2004),《女性主义视角下的大陆哲学》(2000),《后殖民的哲学讨论:非洲》(,1992)等等。Nagl-Docekal教授在报告里,首先谈到2004年康德逝世两百周年之际,哈贝马斯在奥地利科学院主办的纪念会议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即“信仰和知识之间的界限:论当代对康德宗教哲学的接受及其重要性”。这次演讲激发了跨学科的论战,相关论文被收入相关的会议论文集以及2007年出版的《信仰和知识:与哈贝马斯的一次对话》之中。

Nagl-Docekal教授试图从“现代国家语境里的宗教”角度来解读这场论战。她认为哈贝马斯接受了罗尔斯在“公共理性(public reason)”和宗教语言之间的区分,但同时也继承了这种理论的缺陷。在“后世俗的社会”里,哈贝马斯注意到,“世俗的公民(secular citizens)”正在遭遇“宗教的公民(religious citizens)”。在探究哈贝马斯的宗教理解时,Nagl-Docekal教授挑战哈贝马斯的这种论点,即宗教语言被标示为是具有“散漫的治外法权(exterritoriality)”。与哈贝马斯不同,康德和黑格尔并不认为,共通的人类理性可以等同于世俗的思想模式。从这个思路出发,她尝试重新看待日常语言的丰富性。最后,她分析了挑战社会原子主义时哈贝马斯的建议,即翻译一些藏在世界宗教之描述里的关键伦理观念,这是否有助于我们应对当今社会分裂的现象。

Ludwig Nagl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实用主义和新实用主义、后分析哲学、电影美学和哲学、宗教哲学等。他编著有《社会和自治从黑格尔到哈贝马斯社会理论发展的历史体系研究》、《论当代康德研究》、《查尔斯·桑德尔·皮尔士》、《实用主义》、《电影美学》、《哲学之后斯坦利·卡维尔》、《维特根斯坦的遗产:实用主义或解构主义》、《宗教批判之后的宗教》、《电影/思想思考电影》、《体系媒体哲学》、《被掩盖的绝对同时代宗教哲学论文集》等等。他在报告里首先提出两个问题,即实用主义作为针对我们有限行动时考量未来的哲学,确实如马克思·舍勒所论断的那样不适用于分析宗教吗?它就像斯坦利·卡维尔(Stanley Cavell)所写的,不能够充分地探寻“怀疑主义”和否定性吗?

Nagl教授援引了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和乔西亚·罗伊斯(Josiah Royce)的宗教设想,认为詹姆斯至少部分成功地,从实用主义的角度重读了宗教体验的关键要素;而他的哈佛同事罗伊斯受查尔斯·桑德尔·皮尔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符号学的启发,发展了一种复杂的、后实用主义的实用主义者的(pragmaticist)宗教理论,这种理论可以在新的符号学框架里来细致地探究“否定性”。最后,他从新实用主义对詹姆斯和罗伊斯的接受角度,讨论了Cornel West的罗伊斯研究,以及Hilary Putnam对非相对主义的宗教多元主义的对抗。

    报告会后,哲学所同仁就宗教的融合、传统文化的现代呈现,以及哈贝马斯的宗教观等问题与两位教授进行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