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郦全民教授做“当代计算主义的新理解”学术报告

作者:姜晨程发布时间:2017-12-15浏览次数:56

128日,哲学所人文讲演系列第16期暨上海自然辩证法论坛第1期在哲学所举行,讲座邀请了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郦全民教授主讲,演讲题目为当代计算主义的新理解;计海庆副研究员主持,成素梅副所长、戴潘博士点评;来自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十余位学者和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郦全民教授从基本主张、概念、原理以及意义和价值四个方面梳理了计算主义的脉络。关于“计算主义”一词的用法有两种,一种是狭义的即认知计算主义,另一种是广义的即本体计算主义,前者是认识论的,后者是本体论的。本体计算主义主张实在世界是计算的,或实在是计算。其中有三个关键概念,即“实在”、“是”和“计算”。“实在”的概念有两层含义:(1)等同于客观的事实的东西;(2)等同于非还原的最基本的东西。“是”则是一种哲学的隐喻用法,其根隐喻是“宇宙是一种计算机(元胞自动机)”。“计算”则是与信息作为概念对而获得其含义——“计算和信息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概念对,每一概念的意义内在地隐含在另一个概念之中,因而我们应当从分析它们相互关联的动态过程来把握它们各自的含义。这样,我们可以把计算理解为信息处理,而信息作为处理的对象实际上所体现的就是计算,因为信息的识别和表示不能与处理信息的过程(即计算)相分离。郦老师提出的基本主张是:实在世界只有一个,刻画其的概念化方式可以是多样的,而计算主义是对世界进行概念化的新方式。在不同的概念化方式之间,为人类理解实在所能提供信息的多少和准确程度作为判断优劣的标准,各种方式间通过竞争确立地位。

在以上主张和概念的基础上,他进一步介绍了沃尔弗拉姆(S.Wolfram)提出的计算等价原理和计算的不可归约(或不可还原)原理——前者的内容是“几乎所有并非明显简单的过程都能看作是具有等价复杂度的计算”,后者则认为“一个系统的非明显简单的演化过程在计算上是不可归约的”——以及多伊奇(D.Deutsch)提出的丘奇-图灵原理:任何能行(或有效)可计算的函数都是普适图灵机可计算的。这些原理不仅有科学上的意义,而且能在本体论上给出这样一种承诺,即实在具有一种自反射的性质:宇宙的整体可由它的某个部分来再现,而且实在的某些基本模式在不同的层次上以自相似的方式重复。并在认识论上为我们追问世界的可知性及其限度提供了论据。在当代,作为一种本体论的计算主义具有三方面的意义:(1)为理解实在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框架。(2)为当代科学的整合提供一种新语言。(3)对追问人是什么提供了新视角。

在点评和讨论阶段,大家展开了热烈的提问,如:“计算主义与可计算主义是否有区别”“概念化世界的新方式能否算作一种本体论”,并进行了充分的讨论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