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雅典大学教授Stelios Virvidakis来所做学术报告

作者:赵琦发布时间:2017-12-04浏览次数:14

20171128日上午,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希腊雅典大学哲学与历史学系教授Stelios Virvidakis来到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做题为德性伦理学诸面向的学术报告,何锡蓉研究员主持报告会,赵琦博士做了摘要翻译,哲学所的同仁与学生参与了该次会议并进行热烈讨论。

Virvidakis教授认为德性伦理学可以代替当代伦理学的几个主要伦理范式——诸如结果主义的功利主义和康德义务论。在1958Anscombe的论文《当代道德哲学》之后,经过麦金泰尔等人的倡导,德性伦理学在当代复兴。当代德性伦理学除了新亚里士多德主义之外,还有诸如SwantonSlote等人发展出的德性理论。德性伦理学在当代面临的困难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关于德性伦理学的界定,即区分德性伦理学与德性扮演重要角色的伦理学,以及亚里士多德的德性理论究竟应该被解读为德性论的典范,还是一种更为普遍的关于善的目的论理论。二是当代学者对德性的定义也各不相同。三是形而上学的问题,即是否有一个清楚和足够确定的关于人性的概念可以作为理解德性的基础。四是对于心理学现实和德性实际作用的担忧。例如,人是否真的有比较稳定的品质还是人的行为都是取决于情境的?第五则是认识论和实际的考量。诸如德性如何保障行为正确,德性伦理学如何运用到具体的道德问题和困境中。第六,则是相对主义和精英主义的困惑。德性在不同的宗教与文化背景下,具有不同的名目;此外,对特定德性的重视经常被当代自由政治社会视为保守主义,例如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可能指向一种贵族气质即对崇高的向往,而这些在当代自由社会受到批判。

最后,Virvidakis教授指出我们或许可以通过综合以原则为基础的理论和德性伦理学,来进一步发展德性理论,德性自身或许无法完全提供一种满意的道德理论的基础,但是德性与原则之间可以达成互补。正如Frankena所言“没有原则的品质是盲目的,没有品质的原则是怠惰的”,我们或许应该放弃纯德性伦理学的计划。